当前位置:主页 > 地产要闻 > 正文

住退休公寓的前总工

时间:2018-01-14 13:25 来源:www.anjia8.com 阅读:

  在居家养老、社区养老之外,市场化高端养老成为另一种选择。

  前总工程师郑义荣是市场化高端养老的一个缩影。83岁高龄的他前两年离开办公室后无所事事,两个女儿和他们二老分3个地方住,面对女儿只能是“兼职”女儿的无奈现实下,他想找一个有情的“家”养老。

  经过多番考察,他淘汰了有五星级标准硬件和服务的养老院。今年元月18日,郑义荣和老伴搬进了粤园,每月费用约1万元。起初他带着怀疑的态度而来,时时刻刻在验证有没有家的感觉。

  如今,他的养老生活充实而精彩,运动、唱歌、书法……各种活动让他忙不过来,他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在那里他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书法爱好者,结识了参加过革命的老同志,从中感受到其他老人的精神、生活态度,“这是在家养老看不到的。”

  郑义荣代表着一种新式养老群体的崛起,他们成为另一种不可忽视的存在,是另一种养老方式的体验者。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下午3时,郑义荣走进会客厅,他说话铿锵有力,精神也抖擞,要是他本人不说,真看不出他已是83岁的高龄。就在会面前,他刚刚游完泳回来。

  退休后无所事事

  郑义荣的幸福晚年从今年元月18日步入正轨,那天他成为首批进入粤园的老人之一。

  前两年,郑义荣刚刚离开办公室,“不用上班了,不用打卡了,不用考勤了,不用做计划做总结了。”这样的清闲日子让郑义荣受不了,“退休以后,没事做,活动内容减少,朋友减少,儿女不可能时时刻刻陪伴,变得无所事事。”他坦言这也是居家养老的一个缺陷。

  郑义荣习惯了忙碌,前两年80岁高龄的他还担任着一家工程顾问公司的顾问。工程建设也正是他前半年的专攻领域。

  郑义荣是江西人,大学就读于湖南大学,毕业以后国家统一分配到湖南省建委,工作了10多年后,他被引进系统建钢铁厂,后来又参与化工厂建设,再后来又进入林业系统。上世纪80年代末,广州打算建综合木材加工厂,相关领导到湖南考察时看中了郑义荣。1989年,郑义荣踏上了广州的土地,原本以为帮忙建设完工厂后就回湖南,没想到后来一留就待了快30年。如今他不禁感慨,“现在广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忙得充实,现在郑义荣发觉回家做夫妻二人的饭,3样菜嫌多,2样菜嫌少,社交少,人变得孤独,“心情不好会短寿。”

  于是,郑义荣给自己下了一个任务——养老,设了一个目标——延年益寿,提出一个要求——要快乐健康地生活。“为了完成这个任务,达到这个目标,我要找一个地方养老。”

  他也考虑过居家养老。在他看来,所谓家是有儿女,有兄弟姐妹。他们夫妻二人育有两个女儿,但他们和两个女儿不住在一起,两个女儿一个星期回家吃一顿晚饭,“两个女儿也在广州,但分在三个家。”他们二老住在南国奥园,大女儿住在华南植物园,小女儿住在华南新城,他的两个女儿各有一个儿子。他说,家里的女儿只能是兼职女儿,女儿的主职是工作和照顾自己的子女,“不是她们不孝顺,而是没办法。”

  没有家人的居家养老不是郑义荣想要的。

  到处找“家”养老

  “我到处找家(养老)。”郑义荣坦言看过很多养老院,其中不乏五星级标准的养老院。但很多养老院他一走进去就想离开,“进了以后,(养老院)给我压抑感,它时时刻刻提醒我,你明天就这样。”原来他在养老院看到很多痴呆、瘫痪的老人,“天天和他们在一起,我去了那里不是养老,是催老。”

  郑义荣说,很多人对养老院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养老约等于治老。老人生病了,家人没法照顾,老人被迫送养老院,“如果你很健康,儿女送你去养老院,儿女要背一个不孝的骂名。” 他直言,说客气点,养老院是治老。这样的养老院也并非他理想中的居所。

  他考察的不少养老院地处风景区环境优美,拥有5星级养生标准和5星级服务,工作人员态度很好。但他还是不满意,“我不仅仅是需要这些(硬件),我更需要家的感觉。”后来有人向他推荐了泰康之家,这让他耳目一新,养老院不是叫养老院而是以家命名,他冲着这个家而来。

  起初,他是带着怀疑的态度来的,“进来以后,我时时刻刻在验证有没有家的感觉。”

  如今,郑义荣和老伴租了一间64平方米的公寓,交了押金80万元,住满3年或不满3个月押金可全额退款。每个月的租金和相关设备使用费7200元,另外每个月每人的伙食费约1800元。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