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地产人物 > 正文

陈小亮: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与长期影响

时间:2018-01-14 10:26 来源:www.anjia8.com 阅读:

  多年以来,中国倾向于依靠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尤其是每当经济面临较为严峻的下行压力时,政府部门往往借助于房地产来“稳增长”。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时,中国启动“房改”并且“促使住宅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临之时,中国再次将房地产作为“稳增长”的重要工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08]131号)明确提出,“强化地方人民政府稳定房地产市场的职责”、“支持房地产开发企业积极应对市场变化”,从而“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进入新常态以来,面对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房地产依然是各级政府“稳增长”的关键力量之一,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宏观政策评价报告2017》指出,如果没有房地产的繁荣和“超常”拉动效应,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从6.7%降至6.37%,从而无法完成6.5%——7%的增长目标。房地产的短期“稳增长”效果可见一斑。


  然而,长期来看,房地产并没有给中国的经济增长态势带来实质性变化。尤其是新常态以来,虽然中国已经实施多轮房地产刺激方案,但是每当一轮房地产刺激政策结束之后,经济增长乏力的局面会再次显现。不仅如此,长期依赖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还将带来房价泡沫化风险,国际经验表明,一旦泡沫破裂将会给经济体带来严重冲击。由此可以推知,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很可能明显不同。对一个国家而言,短期“稳增长”固然重要,但长期可持续增长更加重要。目前鲜有文献就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和长期影响的异同进行系统研究。有鉴于此,本文将分别就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和长期影响进行深入分析,从而判断中国是否可以继续依靠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以探讨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的角色定位。


  二、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短期影响的定量测算


  已经有不少研究估算了房地产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归纳起来他们主要从两个角度进行估算。一类研究侧重于估算房地产投资对GDP的贡献,另一类研究侧重于估算房地产业增加值对GDP的贡献。理论上,第一类研究应该使用房地产固定资本形成总额而非房地产投资数据进行计算,但国家统计局未公布房地产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已有文献通常使用房地产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加以替代,这可能会导致计算结果偏差。相比之下,第二类研究更适用于估算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影响。一方面,房地产业增加值数据可以直接获得而且是季度数据,而房地产固定资本形成总额难以获得,间接使用的全社会固定资本形成总额数据则是年度数据。另一方面,可以在增加值数据基础上借助于投入产出表计算出房地产的产业关联效应,从而更加全面地估算房地产对短期经济增长的贡献。


  有鉴于此,本文在第二类研究的基础上,添加房地产对其他产业的关联效应,从而估算房地产对短期经济增长的整体贡献。王国军和刘水杏(2004)等研究发现,房地产业的产业关联系数为1.4左右,即房地产业增加值每增长1个百分点,钢铁、水泥、玻璃、家电、家具等房地产相关产业的增加值将会增长1.4个百分点左右;李玉杰和王庆石(2011)的测算结果在1.2——1.4个百分点之间。本文采用保守估计,将房地产的产业关联系数确定为1.2,将“房地产本身贡献”乘以1.2就可以得到房地产的产业关联效应,进一步将二者相加就可以得到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整体贡献。


  需要强调的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期,各级政府会主动依靠房地产“稳增长”,并且出台大量的鼓励措施和优惠政策,这时候更能够体现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拉动效应。本文选择政府使用房地产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应对新常态以来的经济下行压力这两个典型案例来定量测算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短期影响。测算结果参见表1。


  测算结果表明,房地产在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的效果非常显著。以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例,危机冲击使中国经济增速大幅下跌,在此情形下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救市政策,中国央行仅在2008年下半年就连续降息五次,财政部出台了下调契税、免征印花税和土地增值税等优惠政策,此外国务院还放宽了针对二套房的限制政策。一系列政策刺激之下,房地产市场迅速反弹并表现出明显的“稳增长”效果。表1显示,房地产本身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2008年的0.5%快速提升到2009年上半年的8.1%,同期房地产的产业关联效应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0.6%升至9.7%。两方面因素共同使得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总贡献率从2008年的1.1%快速提升到2009年上半年的17.7%,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的百分点数则从0.1个百分点大幅升至1.26个百分点(即表1中的“拉动率”)。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